怪味幺夭

放一下最近摸的鱼😷大头选手是我
入坑这么久了终于!画了!
我爱出久!

咔咔和切切的头太难画了所以……(。)

接上篇💆

[毒埃]共生白痴


♡过渡日常篇,短但甜(。)

♡下一篇暴卡加入


(2)

“毒液,出来刷牙。”站在洗漱间的埃迪对着镜子里黑糊糊的“自己”说。

[为什么?!我讨厌刷牙!这太麻烦了!]毒液从埃迪的腰间钻出来,很大声的吼道,语气似乎有点委屈。

“不然以后都没有巧克力了。”埃迪没看他,挤好牙膏准备刷牙。[这个牙刷也太小了吧!你在开玩笑吗?]

“普通的宠物用牙刷就这样,凑合用吧。”看他一副不情愿的样子,埃迪摸了摸毒液的头,唔,手感好……微妙。

毒液不太开心的拿起属于自己的小牙刷,算了,勉强刷两下吧。

[晚上我要吃六盒巧克力。]


最近埃迪正在找工作,不多赚点钱吃饭的话,他能被某个怪物烦死。毕竟他实在太能吃了,尤其是巧克力。

“布洛克先生,您曾经很有名,业务能力和敏锐的职业直觉也是为人称道的。”一位年轻且精英模样的西装男人面对屋内的大落地窗,一边思考一边不急不慢地说话,手里冒热气的咖啡香味醇厚。

埃迪盯着他的背影,没吱声。

“我们这个小报社……或许请不起你这尊大佛呢。”

好吧,又黄了,没戏了,靠。埃迪在心里跺了一脚。

“大部分的报社大概会这样说吧?”男人转过身,把杯子放在桌上,脸上露出看不透的笑容。

哇欧——老板你真好看。埃迪看着他心头一跳,心情已经有些雀跃。

“但是我们可以试试——我相信你的能力。”男人还在盯着埃迪的脸思考。

“我的荣幸,我一定全力工作。”埃迪站起来,非常诚恳的鞠了个躬。他是真心实意的觉得这太不容易了。能活下去真好。

“合作愉快,埃迪。”


[你看起来很高兴,埃迪。]

“嗯,确实很不错,你不开心吗?以后的巧克力有保障了。”

[……他对你好像很有兴趣。]

“嗯?哈哈,莱特先生可是我上司。”

[看起来不怀好意——我不喜欢。]

“那……今天多吃点薯片和炸薯球?”

[…………]

[……还有巧克力。]

埃迪走在河边的街道上笑出声,“好好好。”

傍晚的河风很舒服,埃迪想和毒液多走一会儿。他喜欢现在的感觉。

“你不出来看看吗,河边的黄昏很美。”他在一个很少有人的巷子停下,今天是值得庆祝的一天,他希望和毒液享受此刻。

[我的视觉和你是共享的,你忘了?]毒液有些奇怪,他感觉到埃迪现在的心情很好。

“可是那和自己亲自体验不一样吧。”

[……]

[你想要我亲你吗,埃迪?]毒液盯着映满夕阳的眼睛,他似乎又学习了一些新的感情。

“……好。”

[……你居然没有骂我???]

“现在的气氛你真的应该说这种话?!”

玩笑归玩笑,毒液非常认真地和埃迪十指相扣(虽然他不知道这算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十指”)他看见埃迪的耳尖红了。

在夕阳下接吻的感觉意外的不错呢,埃迪想到。就单纯的接吻的话,有种结婚时礼堂里的仪式感。


“……你能把自己的外表触感变成——嗯,像狗狗的毛一样吗?”

埃迪看着从被子露出一个小小的头的毒液,感觉有一点点可爱。

[???谁是狗啊!你给我道歉!道歉!]

“哈哈哈哈哈哈……不是,那种毛绒绒的摸着很舒服的。”

[你的意思是讨厌我现在的样子吗?!]

“哈,也没有,不过那样会更——可爱一点吧。”

“不过你不想就算了,这样也挺好。”

“睡吧,明天得早起工作了。”

[我爱你,埃迪。]


“嗯,我也是。”


今天看完了毒液,我他妈磕爆他们

[毒埃]  共生白痴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但是毒液也太他妈可爱了

♡管他是不是OOC我只要爽就行(×)

♡是和暴乱干完以后的peace&love生活

♡有点长是会有后续的那种(大概吧我也不知道)

♡背景音乐请搜网易云:Remedy(歌词太适合了吧我靠)


(1)

埃迪是在医院醒来的,身体上有一些小块烧伤,并无大碍。医生说只用休养5天就可以回去了,毕竟最近市区乱,床位有点缺。

他最后的记忆是令人绝望的水,黑暗的水,没有温度的水,淹没了他。

然后,然后——被送到这儿。

身体变得很轻松了,没什么其他的东西。也很奇怪,空的难受。

溺水感一直没有消失。

真烦人。

“……迪……埃迪?——埃迪!!能听见吗?!”

被惊得一跳,埃迪庆幸自己没有丢脸的站起来。“嗯?啊,安妮,早。”

“……现在已经快6点了。”

“啊,是吗。”

安妮看着他心不在焉的样子,眉头皱成了山。“好了,不谈这个,埃迪,关于毒液的事我很抱歉但——”

“啊,不好意思,我打算去楼下散散步,你要去吗?”埃迪顿了下,“哦,丹刚刚是不是找你有事?你快去吧我没事,我挺好的。”

“……”安妮知道他压根儿没把自己说了十几分钟的话听进去,看着他的样子,无奈。

“好,你小心点。”


“哈哈,现在又不会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找上我……”


埃迪住的医院隔那座高楼不远,他也没有真的散步,只是盯着它看。

在水里还能找到吗……

真烦啊,一个莫名其妙爬上自己身体的东西,在一段匪夷所思的经历后大言不惭地说自己是他的,还说想一直留在地球上,说什么有他在就不会让自己死……

“你他妈自己倒是好好给我活着啊……”

埃迪使劲儿抓了两把不是很多头发。

回去吧,反正不会回来了吧。

烦死了,想那些干嘛,明明不关他的事。

这也挺好,没人在耳边闹腾了。

“啧。”


“……就是这样,埃迪先生您已经可以回家了,祝您日后平安,身体健康。”

埃迪站起来和医生握了把手。今天的他心情不坏,至少已经在接受现实了。

不见了就不见了吧,眼不见心不烦。

瞄了眼时间,正好到了中午饭的点。

家里没吃的,去外面的餐馆看看?

吃顿肉好好犒劳自己吧,常去的那个地方牛肉最嫩了,不过也可以尝试一下蒜蓉虾肉,反正还有点补贴金。

怎么越想越饿……好饿啊……饿……

[我好饿!]

??!!?

“我操——!”埃迪真心想要控制自己的身体,当然了,不可能。

“等等,等等毒液,操,你他妈给我停!不是,那里是食堂——!?”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双手从取碗口疯狂的掏出看起来就让人没啥胃口的盒饭式饭菜,还不停的往嘴里塞,汤汁食物糊了一脸一身,这种熟悉的感觉让他脑子直接空白了。

该开心吗?这种情况能他妈笑出来的可真是鬼才。

“操!我说了停下!毒液!操。”


身心俱疲,是真的累。

埃迪给医院管理处赔礼道歉了20分钟,路人对自己衣服的嫌弃眼神他甚至没有丝毫内心波动。

终于回家了。

埃迪脱了外套,直接瘫在沙发里,一句话也没说。

[埃迪?!]

[埃迪生气啦哈哈哈哈。]

[哦……天呐,埃迪你……真的生气了?]

[埃迪?]

…………

[I am sorry, Sweety——]“你他妈这几天没事给我装消失?挺好玩是吧?操。”

[呃,我最近确实身体很虚弱,但是火烧的最后一刻我还是和你一起掉到水里了——等等你真的哭了?!]

“闭嘴。”

“……我他妈还以为你真的不见了,操……害我白高兴一场……妈的。”

[你明明不是这么想的,埃迪。]

毒液从埃迪大腿处显出身体,比以前小了点。

[我很抱歉,但是,这几天观察你的脑内活动变化真有意思呢,原来人类的内心情感和思想这么复杂啊。]

[抱歉,我回来啦]毒液伸出长长的舌头,把埃迪挡着脸的手弄开,将眼泪小心地舔干净,软软的倒刺划过眼周和脸,痒痒的。

“操,你给我闭嘴,我要洗澡,现在不想理你——靠毒液你不要出来!”

“给我住手——!”


“When you become an adult, don't forget gravity fall.”

…………
We would wait for you…… in next summer.

怪诞不会结束的呜呜呜😭我爱梅宝!

是美丽九月🌸
打算拿去应援!(这么丑真的ok吗)

最近ε=(´o`)迷上了指绘嘿嘿

梅宝好可爱呜呜呜(>﹏<)
我爱她❤

只要你吃百合组(´・ω・`)我们就是好朋友[握手]
我真的好喜欢mabel_(:_」∠)_(捶地)